【日练】《第一张纸条》

●乱七八糟想到什么写什么的日练

●垃圾。

 

 



 

坐落于极北之地的破败村庄,贫瘠的土地结不出饱满的谷粒,寒冷的黑夜远比白昼更要漫长。

张张枯黄饥瘦的脸上都是麻木呆滞的神情,眼眶深陷的妇人仿佛从莽荒起便开始喃喃着令人绝望的语句,直至今日。

我们是有罪之人,我们生而卑贱,我们自泥土中降生,我们也将在泥土中犹如蝼蚁般拘楼死去。

屋檐下墙角处虚空中有蚊呐般声音低声应和。

你们是有罪之人,你们生而卑贱。

 


有些场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站在高高天台上低头俯视着空荡荡的操场,感受着微风掠过发梢与洁白衣摆,迎着阳光细眯起眼注视着手中渐渐融化的冰棍,散开的牛奶味与身旁那人身上的柠檬清香糅杂在一起让人安心无比。

举目所达之处皆是夏天的味道。

 

 

喜欢那个幻想中的男孩。

眼睛的瞳色很深,一眼望过去像是望进了冬夜里安静而了无星光的黑夜一样,让人心里蓦地乱了一拍。

笑起来青涩中带着些许腼腆,因为经常无意识地摸鼻子所以鼻头上总泛着红,夏天还好,冬天时远远看过去就像在冷风中站在原地无声无息地哭泣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对运动款校服有种说不清的好感,尤其喜欢亚麻衬衫配长裤的搭配。即使待在落雪的家乡时也固执的这么穿,顶多在外面套件宽松的针织毛线衫和长款风衣。

没少感过冒。

有着两大柜子的DVD,喜欢在午夜寂静时一个人蜷缩在坐垫上看着电影,唯一的陪伴是一盒烟和两听啤酒。漆黑的眸子中只有明明灭灭的烟头与微微荧光的屏幕。

第二天睡到中午时才朦胧地醒来,顶着干涩的眼睛和沙哑的声音去厨房找昨天做好的午餐。

 



他在梦中微笑着领我赏尽繁华尝尽孤独,教我逐渐习惯于两个人的温度两个人的独处。

却在梦的最后残忍地告诉我这仅仅只是个梦。

 



一切都是虚假。

 

 

哦不,别这样......别、天呐看在上帝的份上——

他捂紧了嘴巴,苍白瘦弱的手臂颤抖得好像下一秒就会不堪重负地断掉。紧靠着墙壁,他死死地盯着面前肮脏的地面上那道不祥的黑影,盯着它慢慢地靠近,靠近,鞋跟轻叩碎石的声音诡异得教人发疯。

上帝保佑......求求您!别让他过来,让我离开......

恐惧完全地攥紧了他的心脏,他控制不住地啜泣出声,又惊慌地捂紧了嘴巴,但手却颤抖地更厉害了。他绝望地在心底疯狂祈求祷告,黑影越来越近,他嘴唇耸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他甚至还恳求了一贯厌恶的上帝。

那道黑影终于走到了他的面前,那是一个面容僵硬,全身都裹在黑色斗篷里的男人。

距离已经近到他清晰地看见了男人扭曲出一个讽刺弧度的嘴唇。

“对不起先生,我很抱歉。”身体于他先一步做出动作,他恭顺地低下头,放低身体露出柔软脆弱的后颈,等待着接下来的惩罚。

 


我知道我知道,不能太过外向——准确点,对我来说,即使只是稍稍开朗一点都会引来令人消沉的灾祸。

所以一定要安静,尽量把自己缩小,尽量不引起注意,只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活动。一定要低调、低调,最好不能发出任何动静。

这样对大家都好。

 


陆北歌特别讨厌别人对他的行为进行评判。

关你什么事呢。

他垂下眼睫漫不经心地应道,薄唇微扬轻声吐出讥讽语句。

 


一到晚上陆南曲就不想动了。

就像是骨子里的懒散在漆黑夜幕下的刺激下总是更容易表现出来一样。到了晚上陆南曲只想在沙发上躺成一团还在呼吸的肉块,连有气无力的应答都是等了半晌才细声细气的来上那么一句,尾音还懒懒的拖长。

乐千一看到这样的他就觉得心里痒痒的,被猫儿不轻不重地挠了一下似的。

看着看着就舔了舔嘴唇然后欺身压上,这时候的陆南曲也远不像白天时那样缠人。一动不动地躺在那任人折腾,主动环住乐千的脖子就已经是极限。细长的眼睛眯了起来,舒服的时候才稍微哼哼几声。

猫儿一样。





.

评论
热度(5)

© Mars_好想养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