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dip】《冬人夏草》

●和 @天蓝 一起玩的同梗游戏。天蓝蓝的在这

梗如标题,梗来源 @铃堡守门大爷 

●日常乱写,瞎几把胡扯,ooc

●文风很迷…算了我自己写着开心就好



【1】

有时候他总会觉得Gravity Falls的人真是无可救药。

Dipper愤愤地裹紧了大衣,垂着头眯起眼看着山脚下那一片被白雪覆盖的房子。

为什么他们总是对那些事情视而不见呢?明明那几个小矮人已经窜到了她的鼻子底下她却还信誓旦旦地说根本没有什么东西!

Dipper把冻得通红的手塞进口袋里,转过身磨磨蹭蹭地往山下走,嘴里依然嘟嚷着。

难得他们非要那些怪物凑到他们面前,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们他们才肯相信吗?而且明明Ford叔公也知道那些东西是真的存在,我都看到他的日志了!但是他还是只把我当成什么都不懂的小孩!还有Mabel,Mabel——

“Bro!”

已经在山脚下等候多时的棕发女孩扑向Dipper,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后用力揉了揉他的头发,揽住肩膀欢快地说道:“还在生气吗我亲爱的dipdip?”

Dipper没有说话。

Mabel戳了戳Dipper微微鼓起来的脸颊,继续说道:“看看,你又来了!好吧,Dipper,你要进行每周惯例的发脾气我没意见,但你能挑个好点的地方吗?——噢天呐,你的手简直比Stan的冷笑话还要冷!”

Mabel抽出备用的围巾把Dipper的手一圈一圈裹了起来,Dipper低头抽了抽鼻子。

 他们继续往那座燃着温暖炉火的小屋走去。


他们都没有回头。

 他们没看见身后纷飞的小雪盖住了凌乱的脚印。

也盖住了地面上一株小小的,不属于这个季节的草芽。

 


【2】

镇子里终于发生了一件让麻木的镇民们惊恐的事情。

一场可怕的瘟疫。

染病的人们都毫无预兆地陷入了昏迷。眉眼低垂,呼吸平缓,嘴角微微向上翘起。看起来就像正在进行一场甜美的午睡一样,只要再过一会就会醒过来。

如果忽略他们逐渐变得青白僵硬的身体与越来越微弱绵长的呼吸的话。

 

第一个发病的人是Mabel,接着瘟疫以一种快到可怕的速度传染到了其他人身上。不出半个月,整个镇子中尚未染病的人只剩下了不到一半。

就连精通药理的Stanford Pines也对此束手无策,他翻遍了所有古籍也弄不清这怪病的起源,更别提治愈了。

几乎所有人都绝望了,整个镇子弥漫着恐慌而惨淡的气氛。

 

直到镇中出现了一个自称Bill Cipher的巫医。



【3】

Bill在仔细探查了患者们的情况后露出了轻松的笑容。他说这是古埃及的一种小巫术,最简单直接的解药就是第一个染病者的同胞兄弟。

只需要掏空他的内脏与大脑,在以各种草药制成的液体中浸泡三天,然后——

 

后面未说出口的内容被茶杯碎裂的声音打断。

Stanley揪着他的衣领怒吼着让这个胡说八道的骗子滚出去。稍微冷静些的Stanford虽然没说什么,但打开的门已经说明了他的态度。

 

Bill微笑着整理好衣服,向外走去的时候有意无意地瞥了Dipper一眼,意味不明。

沉默的棕发少年坐在床板握着Mabel冰凉的手,垂着头,看不清眼神。



【4】

午夜。

 

Dipper又在床上翻了个身,偏过头,看着躺在另一张床上的Mabel。

淡淡的月光透过小窗,斑驳地映在Mabel的脸上。

她紧闭着眼睛,面色苍白,胸膛几乎没有起伏。

一个美丽却毫无生气的瓷娃娃。

 

Dipper垂下眼帘,手指像是要抓住什么似的慢慢蜷缩起来,又颓然地松开。

 他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抬头看了Mabel最后一眼,然后起身向外走去。



【5】

Bill就站在小屋后面的一棵树下,看见Dipper的时候他显得丝毫不意外,反而暧昧地翘了翘唇角。

“这一切都是你干的。”Dipper踌躇了一会,然后突兀地说道。

Bill挑了挑眉。

“我是说,呃,这场瘟疫,”说到这里时他停顿了一下,似乎正组织着语言。他犹豫地扯了扯围巾,“Mabel出事那天手里攥着很小的一块黄色布料,触感很奇怪,但是和你身上的衣服一模一样。”

“还有,今天上午我看到你在山上撒了一些黑色的粉末,傍晚时去过山上的Wendy就晕倒了,还有不小心碰到你的衣服的Gideon。”

Dipper又停顿了一下,不过他这次的神情和刚才不一样了。“你到底想干什么?既然是你造成了这场瘟疫,那为什么现在又要这样?而且解决方法是我也只是你随便说的吧?”

他抬起头直视着Bill的眼睛,屏息等待着Bill的回答。


Bill抱着双肩,笑了起来:“好吧,非常幸运,Dipper。你猜对了,造成这场瘟疫的罪魁祸首的确是我。

”不过后面的几个问题恕我并不想回答。况且就算我把我的意图全部告诉了你,我亲爱的孩子,你又能怎么样呢?”


Dipper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但是他的眼前忽然一黑。

然后他直直的倒了下去。



【6】

将近凌晨的时候脸色苍白的棕发少年才回到小屋。他动作有些僵硬地爬上床板,然后端端正正地睡了下来,盖好了被子。

黑暗中那双明亮得不自然的褐色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上方。



【7】

几天后,满身泥泞的Bill Cipher再次出现在了小镇中。

他笑着说在山中找到了另外一种解药。

 

粗糙的紫色颗粒在炉中缓慢燃烧,升腾而起的烟雾氤氲着笼罩了整个小镇。

沉睡的人们睁开了眼睛。

 

眼角带泪的Mabel紧紧抱住Dipper,语言混乱地诉说着她的喜悦与后怕。

Dipper笨拙地擦去姐姐的泪水,因笑容而眯起的褐色眼睛闪着明亮的光。

 

全镇狂欢的时候Dipper的表现与往常并无二致。

没有人注意到他胸口上一点逐渐被肌肤同化的绿芽。

 

Gravity Falls的所有人都一致决定遗忘掉那可怕的半个月,并且举行一场盛大的狂欢派对来宣泄那连日堆积起而的负面情绪。

 

欢声笑语中Bill若无其事地摘下肩上的一支松针,离开了小镇。





【8】

芍药花盛开的时候周边的城镇都流传着一个传闻。

有一个四处游荡的金头发巫医,笑容邪肆但医术高超,再离奇诡异的病症他只要一看就能治好。

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叫做pine tree的棕发少年,长相清秀,性格安静。

而且他有一双绿色的眼睛。

眼波流转间翠绿的眼眸像极了尚带露珠的嫩绿草尖。




-END-



大概是和七个病症一样的黑历史系列x

以及为什么我一写有病的东西就写的异常之快异常之顺手???这篇居然不到一天就产出来了卧槽肝力爆发起来我自己都害怕(。


【跟着太太产粮】(1/3)

 @Dulcimer  还差两篇w!开心✧⁺⸜(●˙▾˙●)⸝⁺✧


评论(32)
热度(38)

© Mars_好想养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