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dip】《为梗而梗系列1控梦者》

系列说明:以奇奇怪怪的梗为中心的一堆短篇,既然都是要特地写的梗了那再标出关于剧情的高能预警就没什么意思了对吧:D

本篇cp:Bill x Dipper

《奇怪的梗系列①我决定把这个改名为很大的一块玻璃馅甜饼》

 

 

*

金黄色的三角扭曲着,闪过一幕幕虚幻的画面。

压抑的暗红色天空,空气间都是厚重的挥不开的沉闷。

独留他一人的漆黑世界,决然转身的Mabel,四下里充斥着轻蔑的私语。

白色药丸在手中堆起一座小坡,被倒空的小瓶掉在地上发出空荡的回响。

然后他看到了镜中的自己,苍白憔悴的脸,黯淡无光的眼,仅有的色彩只剩他额上的三角标记和背后巨大的独眼。

Nightmare.

 

【第一日】

Dipper猛的坐起身,背上密密麻麻的冷汗浸湿了他的衣衫。他大睁着尚带着几分恐惧的眼睛,手指紧紧地揪着皱得不成样的衣襟,袖子向下滑落了一点,露出腕部一个小小的三角标记。

根本没有用……

心存的几分侥幸被打破,Dipper心烦气躁地抬手把床头边一个装着安眠药的小瓶子挥到地上,末了还带着几分迁怒地把瓶子踢进了床底。

Dipper粗暴地耙了耙蓬松的棕色乱发,揉着眼睛走进了浴室,在看到镜子时逃避地瞥向了别处。

昨晚是第六个噩梦。

他从重力泉回来后的几天后就开始做噩梦了,梦里尽是些记忆深处他不愿再次面对的回忆,以及从没发生过却让他不寒而噤的画面。

大概只是因为湮灭之日的后遗症,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他一直这么想,直到Mabel发现了他后颈上一个由几道浅浅的疤痕组成的三角形,第四个噩梦中出现了那个得意地笑着的金黄色恶魔。

Dipper把全身都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后得出了一个结论,从第一个噩梦开始应该就出现那些三角标记了:背上、锁骨、后颈、两手的肘部——噢现在又多了一个。Dipper瞪着左手腕部上那个新出现的三角标记,低声咒骂了一句。

该死的Bill Cipher。

 

Dipper用叉子戳着面包,心不在焉地听着Mabel兴致高昂地谈论着隔壁班的男生有多么多么帅,思绪已经飘到了压在衣柜底下的那本书上。

《梦控师》。这本书是他昨天从图书馆里借来的,勉强算是继安眠药之后的又一个措施。虽然Dipper宁愿给自己打超过剂量的麻药也不愿意相信封面上那句玄之又玄的简介:在梦中为所欲为——教你做一个专属于自己的梦!

如果这个也没用的话就试试心理医生,或者干脆做个记忆消除枪像McGucket那样对着自己来上几枪。

Dipper味同嚼蜡地吞下了鸡蛋。

【第一夜】

这里就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天空,压抑的暗灰色里透不进半点光亮。

成功了吗……?

Dipper疑惑地打量着周围,就连他脚底下也是一片混沌空洞的灰色,让他有种置身于虚空中的感觉。离他不远处有一扇破旧的暗色木门——他认出了那是他的房间门。除此之外空无一物。

Dipper慢慢地起身向远处走了几圈,最后松了口气。这里大概就是他的思维世界,虽然他并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看起来就像是自闭症患者的胡乱涂鸦。说不定思维世界都是这样的呢?就像Stan,阴暗的天空,杂乱的小路,储存着记忆的建筑。虽然自己的看起来寒酸多了。

Dipper放松地仰躺在地上,给自己变出了一床被子。他需要一次彻底的、没有三角形打扰的休息,在经历了整整六个睡不好觉的晚上和一天怪异的冥想练习后。

然后Dipper看到了那个他正在诅咒的玉米片。

“What the——?!”

 

 

TBC.

没错TBC,我并没有撸完【冷漠.jpg】还有很长很长很长甚至第一夜还没有结束而且我卡文了。

灵感来源:

1.《梦控师》by追梦蚂蚁:一本教人们做清明梦让人们在梦里为所欲为并且可以清楚地记得梦里的记忆的书。这里只是借用了这个概念,其他的情节包括Dipper只要一天就可以掌握了纯属胡扯。

2.德哈向《潮》我忘了作者是谁了:虽然被塞了满满一嘴玻璃渣但是我被虐的好开心于是我也要虐你们【不

噢以上,剩下的的应该会很......快.......出来,吧?

评论(1)
热度(37)

© Mars_好想养猫 | Powered by LOFTER